网址:www.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基建·房产   >   房企融资具体怎么样?未来怎么看?

房企融资具体怎么样?未来怎么看?

2021-09-21 10:15:25     
分享到:

丨孙彬彬(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孟万林

摘要:

综合来看,上半年,房企融资面临较大压力,整体净融资规模显著下降。2021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房企融资改善的幅度或比较有限。一方面,银行开发贷等融资额度管控压力更大;另外,政策在1个多季度时间里大幅调整的可能性不高,按照政策惯性,大概率还将延续目前的融资政策。

具体来看,银行对于房地产的贷款投放明显受到政策约束,信贷余额增速显著下降,新增投放占比超预期下降。从各家银行的信贷投放数据来看,大行在开发贷上还有一定额度,股份行和城商行在开发贷上的额度有限;个人住房贷款整体额度都比较紧张。

房企境内信用债、海外债、ABS等公开市场债务融资均以借新还旧为政策主基调。受市场环境影响,房企公开市场产品发行成本明显提升,部分民企被动缩减债券规模,而国有房企融资仍相对顺畅。

以信托为代表的房企非标融资持续收缩,非标购房尾款等产品也面临政策调整的压力,未来非标融资还将持续收缩,债务结构中非标占比高的房企可能将面临一定压力。

9月7日,银保监会发布了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新闻稿[1],指出对房地产金融监管方面取得了几点成效:截至7月末,房地产融资呈现“五个持续下降”。一是房地产贷款增速创8年新低,银行业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8.7%,低于各项贷款增速3个百分点。二是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连续10个月下降,房地产贷款占各项贷款的比重同比下降0.95%。三是房地产信托规模自2019年6月以来持续下降,房地产信托余额同比下降约15%。四是理财产品投向房地产非标资产规模近一年来持续下降,相关理财产品余额同比下降42%。五是银行通过特定目的载体投向房地产领域规模连续18个月持续下降,相关业务规模同比下降27%。

具体来看,房企各融资渠道数据表现如何?又该如何看待房地产企业未来的融资?

银行贷款怎么样?

房地产贷款增速持续下行,房地产行业信贷资源占用明显下降。上半年包括开发贷和个人住房贷款在内的房地产贷款余额50.78万亿,同比增速9.5%,同比增速从2016年以来持续下行。而对应的,房地产贷款在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投放中的占比也略有下降,从2020年底的28.7%下降至2021年中的27.4%,。可能在相关统计口径上略有差异,我们实际观测到的下降速度略快于新闻发布会上的下降幅度,但数据呈现出的规律是相似的,即房地产贷款增速持续下行,房地产行业信贷资源占用明显下降。

我们将房地产行业的贷款进一步拆分成开发贷和个人住房贷款。

上半年商品房开发贷新增3900亿,保障性住房没有新增,合计来看,上半年房地产开发贷余额同比仅增长2.8%,远低于银行总贷款增速。当然,考虑到房企的其他各项债务融资情况,开发贷横向比较来看已经算是表现相对不错的融资渠道。

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同比增速13%,增速显著下降,但仍略高于金融机构整体贷款余额12.3%的增速。当然,一方面考虑到上半年房地产销售强劲,一方面是房贷余额增速与房贷利率走势明显背离,政策调控的作用效果明显,房企微观实际感受到的回款压力可能会逐渐凸显。

综合来看,银行新增信贷投放中,投向房地产的占比上半年下降至18.9%,相比2020年中的24.7%,下降5.8%,降幅略超市场预期,这就涉及2020年底出台的房贷集中度管控的政策。

2020年12月28日,央行和银保监会出台了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根据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及机构类型,分档对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进行管理。我们对上市银行的房地产开发贷和个人住房贷款分别进行了统计,并与政策要求、自身占比变动进行了对比分析。

从42家上市银行的数据来看,样本银行开发贷余额7.46万亿,个人住房贷款32.4万亿,在银行业12.3万亿开发贷和36.58万亿的个人住房贷款中分别占比60.6%和88.7%,如果考虑到开发贷中有4.65万亿的保障性住房开发贷,而保障性住房开发贷主要是政策性银行投放,那么样本银行实际对于房地产开发贷和个人住房贷款的占比都在8成以上,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样本银行新增占比略有下降,政策对国有行和股份行的约束作用明显显现。我们以新增信贷投放来看,42家样本银行新增开发贷3041亿元,占银行体系新增3900亿开发贷的78.0%;新增个人住房贷款16112亿元,占银行体系新增个人住房贷款的75.3%。个人住房贷款新增占比明显低于88.7%的存量占比,政策对于大行的管控作用更明显。

国有大行中,开发贷均明显低于政策要求,建行、中行、邮储等3家银行在按揭贷款占比上略高于政策要求。股份行和城商行中,开发贷比例超限较多,个人按揭投放上也有部分银行超出政策要求。

从占比变动来看,国有行多在开发贷占比上略有提高,股份行和城商行在按揭占比上多略有提高,即银行体系实际原有的大行按揭多、开发贷少现状,在逐渐逐渐发生转变,未来将更加均衡。

以银行中报为基础,我们进一步测算了各银行未来的理论投放额度。总结来看,国有行在开发贷上有比较大的空间,城商行和股份行在开发贷上未来可能还将面临一定收缩压力;无论是国有行、股份行还是城商行,理论上在个人住房贷款上都还有一定空间,但是考虑到实际各家银行在投放上会考虑政策约束,或留有一定空间,实际能够投放的按揭额度或比较有限。

总结来看,银行对于房地产的贷款投放明显受到政策约束,信贷余额增速显著下降,新增投放占比超预期下降。从各家银行的信贷投放数据来看,大行在开发贷上还有一定额度,股份行和城商行在开发贷上的额度有限;个人住房贷款整体额度都比较紧张。

公开市场及非标债务融资情况如何?

1、信用债融资

“三道红线”政策之后,房地产行业债券融资持续为负。2020年8月,央行推出“三线四档”融资管理制度(又称“三道红线”),房企面临公开债券额度打折的被动收缩局面。从2020年8月至年底,房企信用债净融资持续收缩。进入2021年后,也仅在4月份和6月份短暂转正。

从主体债券发行情况来看,尽管房企都面临借新还旧的管控,但是不同房企实际的融资情况明显不同。国企多数能够正常发债,且发债成本也不高;民企发债融资压力则明显较大,部分民企尽管资金面上表现尚可,但是市场认可度不高,融资成本提升,部分企业选择减少债券融资。

我们整理了2021年1-8月份房企净融资规模较高及较低的房企名单,整体来看,实现净融资的多数是国企,债券净融资收缩较多的多数是民企。当然,需要说明的是,净融资大幅为正或大幅为负,可能是受到发债节奏的影响,目前债券发行实行“前三后六”,在债券偿还时点前后发行均可。当然,也有部分企业选择用自有资金偿还,从而造成看到的债券净融资为负;还有部分企业由于违约,几乎丧失公开市场再融资能力。

2、海外债融资

进入2021年后,房企海外债融资也开始收缩。房企海外债从2019年7月份出台的778号文开始明确受到政策管控,中长期海外债只能借新还旧。但是,一方面是房企2019年初拿到的一些海外债额度仍在有效期内可以新增,房企发行期限在1年及1年以内的海外债不在政策限制的范围内,此外还受房企发债结构影响,实际房企海外债的融资在2019年和2020年均有一定净融资。但进入2021年后,房企海外债净融资开始持续收缩。

2021年初至今,海外债发行规模较大的主体有正荣、融创、佳兆业、碧桂园、雅居乐、金茂等,相比于境内的房企信用债发行主体,海外债的发行人明显更多元化。

当然,在房企信用风险持续暴露的情况下,房企海外债的期限结构也有明显的变化,期限在1年及1年以内的债券占比近三年明显提升。

3、非标及ABS融资

在非标融资持续收缩的情况下,房地产信托持续收缩,目前基本每个季度均收缩1000亿,且目前尚未见到明显的放缓迹象。

一方面,新增信托中投向房地产的金额明显减少,同比增速大幅为负;另外,从占比来看,房地产在信托中的占比也明显下降。

ABS融资方面,供应链融资和购房尾款目前新增都有难度,其他如CMBS等,尚能新增,但是需要有比较优质的物业资产。

将房企各融资渠道数据加总,上半年房企以上各融资渠道净融资仅1404亿元,相比于2019年上半年的14988亿元和2020年上半年的8371亿元,降幅明显。下半年,房企净融资往往更少,今年下半年大概率融资还将收缩,且收缩幅度将超过2020年。

小结

综合来看,上半年,房企融资面临较大压力,整体净融资规模显著下降。2021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房企融资改善的幅度或比较有限。一方面,银行开发贷等融资额度管控压力更大;另外,政策在1个多季度时间里大幅调整的可能性不高,按照政策惯性,大概率还将延续目前的融资政策。

具体来看,银行对于房地产的贷款投放明显受到政策约束,信贷余额增速显著下降,新增投放占比超预期下降。从各家银行的信贷投放数据来看,大行在开发贷上还有一定额度,股份行和城商行在开发贷上的额度有限;个人住房贷款整体额度都比较紧张。

房企境内信用债、海外债、ABS等公开市场债务融资均以借新还旧为政策主基调。受市场环境影响,房企公开市场产品发行成本明显提升,部分民企被动缩减债券规模,而国有房企融资仍相对顺畅。

以信托为代表的房企非标融资持续收缩,非标购房尾款等产品也面临政策调整的压力,未来非标融资还将持续收缩,债务结构中非标占比高的房企可能将面临政策压力。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