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能源·物贸   >   全球天然气及LNG价格为何出现“蹿火箭”式上涨?

全球天然气及LNG价格为何出现“蹿火箭”式上涨?

2021-09-22 07:59:10      来源:中国石化报
分享到:

2月~8月,短短半年时间,北美、英国和日韩三大市场的天然气价格分别上涨了35%、167%和165%。其中尤以欧洲和亚太市场的涨价为最,价格达到半年前的3倍。昔日低廉、饱受“亚洲溢价”之苦的天然气忽然成了大宗商品“涨价王”。

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欧盟碳排放权配额(EUA)价格破60欧元/吨大关,与今年初相比,欧盟碳价已上涨近八成。天然气价格和碳价仿佛在赛跑,你追我赶,水涨船高。二者之间有何联系?“涨价王”的高价会否持续?本版带您细加探究。

今年以来,天然气着实任性了一把。据央视新闻报道,曾经价格低廉的天然气,近期一跃成为大宗商品“涨价王”,亚洲地区价格在过去一年暴涨5倍、欧洲地区价格14个月内疯涨10倍。

2月24日,全球三大市场,即北美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亨利枢纽期货合约价格、英国伦敦洲际交易所(ICE)NBP期货合约价格和普氏日韩LNG现货(JKM)到岸价格,分别为2.88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5.78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6.27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8月24日,三地价格分别涨至3.89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15.43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16.67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短短半年时间,北美、英国和日韩三大市场的天然气价格分别上涨了35%、167%和165%,其中尤以欧洲和亚太市场的涨价为最,达到半年前的3倍。

天然气及LNG供不应求

全球主要天然气及LNG消费需求的飙升,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导致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上一个极寒季(2020/2021)天然气供应紧张,造成了在未来一个寒冬(2021/2022)来临之前,人们未雨绸缪增加天然气储备的心理预期。

今年以来,中国显著加大了LNG进口力度,上半年的进口量同比增加1000万吨(约140亿立方米天然气)。欧洲也显著增加了天然气进口量,由于上一个寒冬倒逼欧洲不断释放储气库的气量,以满足取暖需要,导致储气库的“气位”持续下降,为过去5年来的较低点,加上今年4月在欧洲又出现了一波“倒春寒”,进一步抽空了储气库。为提升储气库的注入率,今年以来欧洲也显著加大了天然气及LNG的进口力度。

疫情得到逐步控制下全球经济复苏反弹带来了能源需求量显著提升。不仅仅是天然气,石油、煤炭、铁矿(629, -47.00, -6.95%)石等能源资源大宗商品的价格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就进入了上升通道,只是天然气价格的表现尤为突出。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在全球经济表现堪称“一枝独秀”,对天然气及LNG的需求猛增,今年前7个月,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同比上升24%左右,而同期国内天然气产量同比去年仅提高10%左右。这当中的缺口只能通过加大进口来弥补。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1~7月,我国天然气生产增速放缓。生产天然气120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0.7%,比2019年1~7月增长21.2%,两年平均增长10.1%;进口天然气6896万吨,同比增长24.0%。供应总计215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6.3%。

供给出现了“不给力”的情况,也是推高天然气价格上升的重要原因。比如,在2018至2019年的上一个周期,全球LNG供应量每年都会增加3000万~4000万吨;2020年以来,疫情蔓延叠加超低的油价气价,全球一大批大型天然气及LNG项目推迟投产,导致2020至2021这一周期的供应量只增加了1000万吨左右。一方面是需求的急剧攀升,另一方面是供给“不给力”,天然气价格不“发飙”才怪。

天然气与原油价格挂钩

全球天然气及LNG交易与贸易目前遵循两种价格机制。一种是绝大多数“长约协议”,买卖双方依据“照付不议”(Take or Pay)原则签订为期20年左右的供需协议,采用与油价挂钩的价格公式(气价=斜率×油价+常数)。今年上半年,国际油价由年初的50美元/桶左右上升为目前的70美元/桶左右,造成天然气价格的上升。

另一种是现货交易价格机制,主要是参照全球三大天然气标杆价格随行就市,这就出现了今年8月的现货价格是去年同期数倍的现象。去年同期,日韩JKM价格在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而现在,已涨至1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

能源转型和“双碳”目标倒逼需求量飙升

新冠疫情持续在境外蔓延,导致原先已经“搬”出去的一些制造业重新回流国内,带来全国发电量和用电量的显著上升。

目前国内的发电主要有三条途径,一是火力发电,即煤电;二是天然气发电,即气电;三是非化石能源发电,即风电、太阳能发电和水力发电。在能源转型加速和“双碳”目标倒逼形势急剧的情况下,由经济复苏和制造业回流等因素带来的发电量增加,主要靠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的增加供应,煤电由于其固有的高污染性而被严格管控。

因此,在“双碳”目标形势逼人的情况下,天然气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和从化石向非化石转型的“过渡能源”,其需求量出现飙升是显而易见的。

而且,目前我国天然气发电装机容量的占比尚不到5%,在非化石能源发电量难以大幅提升、煤炭发电得到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大幅提高天然气发电比例就成为必由之路。当然,经济因素依然是关键,还要依这三类能源的综合利用成本而定。

目前看,在不考虑碳成本(碳税)的情况下,煤炭的发电成本依然是最低的,只有天然气发电的一半左右,而非化石能源发电在一些地区已经做到“平价上网”,成本显著下降。

北溪2号管线建成分流气源

近几个月,俄罗斯有意控制对欧洲的输气量。在俄罗斯、美国和欧洲(德国)围绕北溪2号天然气管线的博弈上,三方已达成默契。9月8日消息称,北溪2号项目最后一条管道已经铺设完工,通气在望,今年有可能实现超过10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设计年输气量550亿立方米。

在北溪2号管线即将建成通气的情况下,俄罗斯首先要确保对未来这条新管线的供气量,因此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不太愿意利用现有的管网系统向欧洲供气,而且特别不愿意利用过境乌克兰的管道。今年以来,俄气甚至“有意无意”降低了通过现有管道对欧洲和德国的输气量。

还有一个重要的能源地缘政治因素是,阿富汗战局企稳,塔利班在全面夺取政权后,下一步必然要将精力转到战后重建和经济建设上。业界猜测,美国力挺的TAPI(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线项目建设或将实质性开工,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南亚国家的天然气消费需求即将被触发,变相增加全球对天然气的需求。

天然气价格与碳价“梦幻联动”

近半年来,在欧盟严苛的能源和环保政策驱动下,欧盟碳价正以2005年以来的最快速度增长。美国洲际交易所(ICE)的数据显示,8月30日,欧盟排放权配额(EUA)12月期货主力合约价格破60欧元/吨大关,达2005年以来最高点。与今年初相比,欧盟碳价已上涨近八成。

业内人士分析,天然气市场与碳市场的联动效应明显。近期,欧洲天然气价格创历史新高,其价格涨幅超过了煤炭价格涨幅。发电企业使用煤炭发电更具成本优势,进而推升了电力企业对碳配额的需求。

而在高昂的碳价下,煤电和用煤成本上升,气电的综合成本又显示出比较优势,从而带来气电占比的显著上升,变相增加了天然气需求,形成天然气价格和碳价“水涨船高”的局面。

截至目前,EPEXSpot SE交易所数据显示,在欧盟碳价和天然气价格双双上涨的推动之下,欧洲多国的电力现货价格都持续在100欧元/兆瓦时的高位,大大增加了消费者和耗能工业的能源成本。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