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址:www.cbmm.com.cn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金融   >   美联储“量宽”刹车,对中国影响几何?

美联储“量宽”刹车,对中国影响几何?

2021-11-10 19:22:21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分享到:

北京时间11月4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下简称美联储)公布11月议息会议声明,宣布将从11月晚些时候开始逐月减少150亿美元资产购买规模,并视情况调整资产购买速度(即Taper,缩减购债计划)。美联储同时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0至0.25%之间。

上述声明意味着,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联储持续已久的量化宽松政策(QE)踩了急刹,而自今年6月议息会议以来不断释放的缩减信号,“靴子”也终于落地。

美联储“量宽”刹车,中国受影响有几何?一起来听听委员们怎么说。

全国政协委员肖钢:

“刹车”非“转向”,防范勿大意

“美联储召开11月份议息会议后,国际金融市场总体表现较为平稳,美国三大股指小幅收涨,美元指数(94.2398, 0.2716, 0.29%)仍在93点左右徘徊。由此可见,市场对美联储缩减量宽政策早已有了充分预期,而且尽管美联储从11月份开启减少购债规模,但仍在扩表的过程中,只是要降低扩表的速度,对未来通胀回落、充分就业的预期还比较乐观。”谈及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这样表示。

肖钢同时提出,美国在经历了长期量化宽松刺激之后,又开启缩减资产购买规模,这必然导致流动性收紧,对我国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将产生影响。而全面、正确评估影响,做好应对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外溢效应的工作,是十分必要的。

“一般而言,美元流动性收紧,可能会使美元指数上升,新兴市场出现资本外流,进而影响股市、债市和汇率。各国经济基本面和抵御风险的能力不同,因此受到的影响也不相同。当前,我国经济基本面稳健向好,具有很强的韧性,国内市场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对外贸易顺差扩大,国内资本市场已成为境外资本流入的重要目的地,加上中美利差仍维持在较高水平,完全有条件保持股市、债市和外汇市场的稳定发展。”肖钢认为,未来,在防范输入型风险中,我们要继续坚持以我为主,实施常态化货币政策操作,注重提高前瞻性、精准性和有效性,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付力度,维持安全稳定的金融环境。

全国政协委员阎峰:

管理好通胀预期,加速推动改革

“在复苏乏力、通胀升温背景下,尽管美联储强调通胀是短期的,但其谨慎缩减购债收紧货币政策的决定,事实上与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的1.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和即将通过《重建更好法案框架》1.75万亿美元等财政刺激政策一起,共同形成了抗滞胀宏观经济政策组合。由于美联储政策转向属于渐进式调整,操作非常谨慎,市场反应比较温和,目前来看对全球市场的直接影响也是较为和缓。但是,如通胀持续升高,美联储仍有可能在2022年底前启动加息,届时可能引发规模资金流出新兴市场,造成市场动荡。”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同样高度关注这一事件。

在阎峰看来,如果从系统论角度看,美国经济转好有利于全球和中国后疫情时代恢复经济增长。但如果从博弈论角度来看,在美国国会对华敌意升高、中美地缘政治角力背景下,美国宏观政策调整越成功,经济增长越快,股、债、汇市场越强,对中国施压筹码就越多,中美关系张力升高的概率就越大,越不利于我国资本市场稳定和发展。

“在此形势下,我们的主要应对策略应当是做好自己的事。”阎峰认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管理好滞胀风险,即通过加强供需两方面协调、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管理好通胀预期。

同时,应下决心通过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改革、减税降费、切实改善行政服务和商事服务打造服务型政府、简政放权、保护私人产权、提高经济自由度和市场化程度、加强法治来鼓励私人部门加大投资,通过改变保守财政政策、积极发放定向消费券刺激消费,通过扩大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公共支出等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扩大内需,带动新能源、半导体芯片、高新技术、生物科技、医疗健康、体育娱乐等产业链发展,有效扩大内循环规模。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越好,引力就越大,优势就越突出,受到美国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就越小,市场稳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就更有保证。

“从中美两国抗滞胀的趋势来看,美国受到全球疫情引发供应链紧张、工会制度等诸多因素掣肘,叠加货币超发、大规模补贴政策因素,管理通胀面临很大挑战,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还有较大发展空间,需求管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潜力很大,如果应对得法、有力,我们有望为全球经济增长注入更大活力。”阎峰这样说。

全国政协委员杨成长:

为企业稳定资源价格、规避风险创造条件

“美联储在美国经济增长乏力,又面临通胀压力这样一个明显处于滞涨的状况下,艰难做出减少债券购买计划,此举为将来降息做好了铺垫。应该说,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联储政策的一个重大转向,对全球流动性和资产价格,都将产生较长远影响。”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这样表示。

杨成长认为,美联储政策转向给我们带来启示:疫情之后,世界各国一方面不乏经济复苏的动力和实例,但另一方面,这种复苏并不稳定,特别是很多国家都陷入了滞涨状况,这一情况需引起高度关注。

与此同时,由于抗疫期间西方国家无底线地投放流动性,导致全球资产价格,特别是股票市场和房地产价格都处于历史高位。而美联储政策转变,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波动。我国特别要注意防止境内外资产价格联动,将加强风险防范、维护资产价格稳定作为一个重要工作来做。

“近年来,由于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特别是能源资源大国新冠肺炎疫情不容小觑,加之流动性投放,导致全球能源原材料价格以及部分工业品价格大幅上涨。后期,这些价格是否还会大幅波动,当前较难确定。因此我们要有全球资产价格特别是能源原材料价格在较长时间内持续波动的预期,要打通供应链、做好能源资源储备,充分运用各种金融工具,为企业稳定资源价格、规避风险创造更好的工具和方式。”杨成长建议。

热门资讯

广告一 广告二